此号已废

好基友!一起走! 【2】 by起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◤我原来是来春游的?!◢

◎现代校园设定【狗崽预警】

◎ooc十分严重

◎新人!新人!新人!写文,文笔渣

◎小甜饼系列

◎以上,那么,起司祝大家食用鱼块
【没想到竟然写了第二章哈哈哈嗝】

【某大课间】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来来来,占用你们课间说个事儿啊”青行灯走进教室,对这一群中二时期的学生说“我长话短说啊,学校觉定明天让你们放松放松,搞了个春游,所以,明天早上你们8点,带上东西,到学校集合!听清楚没?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欸欸,我没听错吧!?春游欸?”樱花妖向桃花妖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以,这学校很强”桃花妖看了看窗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学校什么时候怎么好了?!”夜叉表示惊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妖狐“啊啊啊,终于不用早起了233333”
等等,崽儿你的重点好像和别人不大一样啊?!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…… …………分割线………………

【春游当天】
  大巴车上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无奈的看了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妖狐,又无奈的看了看车子前排一群吵吵闹闹的男女生 ,戳了戳前座的酒吞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!?大天狗,怎么了?”酒吞摘下耳机,回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天狗指了指靠在自己肩头的妖狐,又指了指车上吵闹的人群,小声说“让他们小声点,后面有人睡着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大天狗,转回去,对前面的桃花妖说“照顾下狗子媳妇儿,你们小声点”
          桃花妖樱花妖烟烟罗山兔等人看了看大天狗,说话声音顿时小了八度,然后又拿起手机“咔嚓咔嚓”对着二人狂拍一阵这才心满意足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可以下车了,带好自己东西啊!”随着大巴车缓缓停下,青行灯拉着数学老师妖刀姬对自己的学生们喊到。
妖刀姬“同学们下车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哟~”
       “内?妖狐?下车了”大天狗看着陆陆续续下车的同学,对妖狐轻声说。“唔~再让小生睡一会儿吧~”妖狐迷迷糊糊的回答完,再次低下头睡觉。

好吧
既然媳妇走不了了
那就……
只能这样了

大天狗拿起二人的东西,腾出两只手,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妖狐打横抱起。看着自己的狐狸在怀里舒舒服服的窝着,大天狗嘴角勾起一丝微笑。“咳咳,大天狗,就等你~们~俩~了哦~”班长源博雅靠在车门旁边,看着这“温馨”的一幕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大天狗越过源博雅直接下车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,算了算了,不管了”说着源博雅走的队伍前,对晴明说“内,晴明,一会儿妖狐醒了,就有意思了呢~”
          晴明看了看大天狗“博雅,说的没错呢~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啊啊,流氓啊啊啊啊啊!?你快放小生下来啊啊啊啊啊,小生一世英名啊啊啊啊啊!全毁在你手上了!”没过一会儿后面传来某只妖狐的“惨叫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闭嘴,不是你你自己要睡得吗?”

源博雅回头看了看大天狗和妖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啊啊啊啊,我不管我不管放我下来!”

晴明见源博雅回头,自己也跟着看了看。。
       
源博雅 和晴明对视:   呵呵,果然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再叫信不信我把你嘴堵上!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管,你快,唔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晴明源博雅再次对视:
           晴明:怎么没声音了?
          源博雅:我看看。

     于是源博雅看到了18禁的一幕,赶紧转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晴明问道
      
  女生群体“啊啊啊啊啊拍照拍照!”

源博雅顶着女生的尖叫声对晴明说“大天狗,和,,妖狐,,在……公然.......kiss”
         晴明“可怕”

     “好啦好啦,女生别叫了,男孩子也要~矜~持~点哦!”救世主灯姐上场。“现在,可以自由活动了!想去哪去哪儿,3点钟到这里集合,别忘了啊!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学生们陆陆续续的走开了青行灯叹了口气,对身边还在研究数学题的妖刀姬说“走了走了,我们也去玩一会儿?数学题,哪有我重要?”
         妖刀姬盯着数学题脸红ฅฅ*良久才回了一句“那,走,走吧?”

“哼哼”青行灯拉着妖刀姬心想:啊呀呀,真是,纯情的少女呢~又有好玩的了23333.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【以下为学生们的自由活动时间】

酒茨组–––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欸欸?!挚友挚友,这里有一颗樱花树欸?”茨木对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酒吞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酒吞“嗯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茨木“诶欸欸,挚友挚友你看,这里有荆棘诶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酒吞“嗯”【这家伙怎么这么吵】
          茨木“挚友挚友,要不我们……”酒吞再次听到茨木的声音正想叫他闭嘴时,后面突然没有了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,你这小子……噗!”酒吞回过头,眼前的一幕让他,实在憋不住,笑了。


茨木那小子
一头
撞树上了……

撞……树上...了
树上了……
上了……

      告诉我茨木你怎么做到的?!
     酒吞在心里想着走了过去拉起茨木“傻子吗你?,走路都能撞树!”
       茨木傻傻的看着酒吞“挚友?嘿嘿嘿……”嗯,好像。。。是撞傻了(•́ω•̀ ٥)
      “挚友其实我没事的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?”酒吞半信半疑的看着茨木额头上的擦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呃呃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算了吧,酒吞看了看茨木额头上擦伤的痕迹想了想。拿出湿巾擦了擦茨木额头上的伤口。“嘶——挚友,,疼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说没事的嘛?怎么了?现在知道疼了?嗯?”酒吞恶狠狠的说着,手上的力道却小了不少。“好了好了,走吧”对茨木伸出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诶,,挚友。。”茨木盯着酒吞伸过来的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”酒吞见茨木没反应,便拉住了他的手。“拉好了,别再撞树了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好……好的”茨木看着两人的手,脸上渐渐蒙上一层红晕。

嗯,难得茨木宝宝害羞2333

双龙组——
   

     “连”荒看了看自己身后微微喘气的一目连说“真的,不用我帮你拿些东西吗?”指了指一目连身上的背包和手上的手提袋。
        “阿,,不用啦,我自己可以的哦”一目连用手拨了拨因为汉而黏在眼镜上的刘海对荒扯出一个微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算了吧连”荒走过去拿过一目连手上的手提袋说“还是我帮你拿吧,感觉你很累的样子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,,你会很累的……阿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”开着一目连的样子,荒忍不住笑了“我还没那么弱呢!好歹也依赖下我吧,毕竟……我还是你男–朋–友阿?”荒故意加重了“男朋友”三个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男,,朋友嘛?”一目连盯着荒自言自语。脸红ฅฅ*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,男朋友”荒揉了揉自家媳妇儿的脑袋“所以,走吧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嗯”

荒:阿,连害羞的样子,,好可爱啊



黑白组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欸!”鬼使黑突然听到身后的弟弟穿来一声惊叫“怎么了弟弟?”鬼使黑转身去看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内,哪里,有什么,小动物吧?”鬼使黑顺着鬼使白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欸,草丛里,好像真的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动!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使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手伸向那毛茸茸的白色团子,欲想去抓它。不料,这白色团子突然伸出利爪,抓向鬼使黑的手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呜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嘶——阿哈,看了,是一只猫啊!”鬼使黑终于看清了那个白色团子的“真面目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哥,哥哥!你,,没事吧!”鬼使白凑过去查看鬼使黑手上的抓痕,没等鬼使黑说话,鬼使白继续说“还好不算很深,先包扎一下,回去之后再去医院打狂犬疫苗”鬼使白拿出绷带,酒精棉签等医用工具,开始给鬼使黑包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鬼使黑看着弟弟,又看了看从草丛里探出头的小白猫,叹了口气:想给弟弟抓只猫都不容易啊,欸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喵喵唔?”鬼使黑听到猫叫,转头去看:这小家伙,怎么还跑来了?想干嘛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——呜——”小白猫乖巧的蹭了蹭鬼使白的手。然后鬼使黑就看见自家弟弟对那只小白猫说“内,小猫咪等一下再陪你玩啦,现在我要给哥哥包扎你弄得伤口呢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喵!”小白猫乖巧的坐在一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,真是的,刚才就没见这么乖巧啊!”鬼使黑小声吐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别去抓它不就好了吗?好了好了,包扎好了,你自己小心一点啊!”鬼使白起身去逗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      鬼使黑成功失宠23333
  
      “内,哥哥,我们把它带回家吧?”鬼使白抱着小白猫询问自己的哥哥
        “可。。可以啊?”鬼使黑一脸不爽的盯着鬼使白怀里的小白猫说。

【鬼使黑内心:嘤嘤嘤,要不是弟弟喜欢你,才不会同意呢!都让我失宠了!】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接着一猫一人大眼瞪小眼。鬼使白到时没在意这些“看你又白又嫩,,不如……叫你包子吧!”
 
【鬼使黑:wtf这次几分钟,名字都想好了】
【小白猫:喵呜喵呜开心ing】

于是,鬼使黑从此与包子开始了争宠之战

【鬼使白:鬼使黑为什么一脸敌意的看着包子?算了,不管他这个智障了,包子,咱们玩儿去!】抱着包子渐渐走远,留下一个空巢鬼使黑……

夜青组——

 
       “内,青坊主”夜叉看着前方的悬崖对坐在树下乘凉的青坊主说“你说,从这里跳下去……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死”树下的青坊主看了看站着悬崖边的夜叉“你可以试试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”夜叉背对着悬崖,看着青坊主“我还真想呢”顿了顿继续说“可我放不下你啊~而且,来世,说不定还不会见面了呢~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最好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就这么烦本大爷吗?”夜叉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的,我知道了,怪不得,追你这么久,你也不回应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不知道”青坊主低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”夜叉说完便没了声音。

自己,到底喜不喜欢他,自己也不清楚啊
青坊主想。等等?这家伙,,怎么不说话了?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……叉?”青坊主抬头却发现悬崖边,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——夜叉!”这家伙,不会真跳下去了吧?青坊主想着,起身走的悬崖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叉……你,别吓我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叉!”叫了几声都没反应。

这家伙不会……
阿,不行,不敢再想了
夜叉
夜叉!
为什么,心里,这么焦躁呢?为什么?
明明,只是一个,喜欢自己的人啊!
明明,是个和自己,一点边都不沾的人
为什么?就是,不想让你,离开呢?
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……叉,你,,快出来啊”想到这里青坊主的声音,不禁颤抖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叉!不……不要啊……别吓我了”青坊主向悬崖下望去。这么高,跳下去,肯定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不逗你了~”青坊主突然被人从后面包住,不用想就知道是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知不知道,我……多担心你”青坊主挣脱怀抱 转头看着夜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你说,不在乎本大爷的嘛,怎么?现在?”夜叉嘴角勾起一丝笑。“所以,青坊主,我在问你最后夜叉一遍,你,到底和不和本大爷在一起!”
         青坊主走过去,在夜叉的嘴上轻啄了一下“答案……你自己心里……应该清楚”
 
真是,琢磨不透你啊青坊主,夜叉看着青坊主下山的背影想“反正,你也是本大爷的”说完,变跟上自己男朋友的脚步,屁颠屁颠的下山了。
哈哈哈嗝

博晴组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内内,博雅,我摘到野果了,你要尝尝嘛?”晴明抱着一小堆红色的果子,站在正在赏花的源博雅旁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呀~”源博雅对着晴明咧开一个灿烂的微笑“不过,可是我要你喂我哦~啊——”源博雅张大嘴巴,看着自己媳妇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真是……拿你没办法呢~”晴明说着便拿起一个红彤彤的野果,放到源博雅嘴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源博雅就这晴明的手,开心的次了起来,顺便,用舌尖轻舔了晴明的手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欸欸欸欸欸!博博博博博博雅?”晴明脸红ing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?怎么了?”源博雅一脸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歪头看着自家害羞的媳妇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——算,算了,没,没事”看来,是不小心舔到的啊!一个人紧张兮兮的想。
 

其实,到底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,源博雅自己心里最清楚吧!

于是……春游愉快的……结束了?
等等!明明是秀恩爱才对吧!
哭唧唧的次一大把狗粮

–未完待续–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起司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评论(7)

热度(47)